一个石头砌成的古村落一一文县巴巴沟

01.jpg

  新甘肃·每日甘肃网通讯员 张军民/图 陇南文联/文

  文县玉垒乡有一座保存完好的古村落巴巴沟,在古村落逐渐消亡的历史背景下,石头村、石板路、石板房无疑让人十分神往。

02.jpg

  巴巴沟村位于白水江南面,距离国道212线7公里。村子周围,山大林密,峡谷幽深,古树参天,背靠范坝镇的让水河流域,和国家级白水江自然保护区紧紧相连,海拔1200米左右,四周群山环抱,绿树成荫,溪水潺潺,风景优美,一年四季景不同,是一块复杂的宝贝地带。原村庄有28户100余人,在5·12汶川地震灾后重建,村里群众迁建到了川坝地带的玉垒坪、碧口等地,年轻人大多离开了伴随自己成长过的石板房、古村落。

07.jpg

  故土难离的情节,念旧守宗的不舍,村民守护着古村落中一生的印记。

  石板、石墙、石阶、石磨、石楼、石槽、石路、石崖……一个以石头为主的古村落近日在游人无意拍照中被发现。

  在青山绿水间,峭壁深山中,文县玉垒乡巴巴沟罕见石板房,在坊间被炒得沸沸扬扬,木石建筑艺术古朴神秘,叹为观止。

  直至今天,百年古村落依然坚挺屹立,它留存了多少乡愁记忆,石屋久远的故事令人神往,石板房、古村落用百年来的沧桑震撼着人们的视角。

  巴巴沟保留着鲜明的农耕文明和甘川文化特点。巴巴沟村民世代生活于此,他们取石为材、以石当瓦,在山谷一隅,用勤劳和智慧、心血与汗水构筑着自己梦中的家园。

03.jpg

  巴巴沟石头资源极为丰富,青山绿水硬石头,沟沟岔岔到处有,石质坚硬,易修整,要长则长,要宽则宽,要厚则厚,要薄则薄。

  劳动人民的智慧与聪明,在这片土地上被演绎得淋漓尽致,开山劈石,以石筑屋,一溜溜石路,一层层石阶,一堵堵石墙,一个个石碾……

22.jpg

  就这样他们用石头垒起了一个个家园遮风挡雨,用石头承载着悲欢离合,传承着农耕文化。

  以“人”字形木架和石头垒墙的方式建成的石板房别具特色,鳞次栉比,错落有致,富有建筑美感和历史人文价值,是“川之北、陇之南”民居的典型代表。

  石板房、古村落经历了百年风霜雪雨侵蚀,傲然挺立于大山之中,盎然的青苔、斑驳的墙壁诉说着曾经的历史,古韵乡愁藏于石路石阶,魂牵梦绕隐于石墙石碾。

22-.jpg

  尘世深处,远离喧嚣、抵达宁静;

  尘世深处,存续历史、留驻乡愁。

  一直都是我们纯净如水的梦想。

  一块块石头垒起历史的村庄,

  一块块石头也会说话的村庄。

  这里可以是不知有汉、无论魏晋的世外桃源。

  这里可以是山寂林静、物我两忘的田园诗篇。

25.jpg

  巴巴沟隐匿山谷,垒石筑房,以农耕文明和村落文化的本色延续,在无声岁月间绵延乡愁记忆。

  古村巴巴沟,石板房里上演了多少悲欢离合?鸡鸣犬吠声中,牵绊了多少经年往事?这一切我们不得而知,眼前只有柴门稀疏、炊烟袅袅,只有石头寂静、村庄越来越老……

DSCF7485-.jpg

  石板房时至今日,历久弥新,清醇如酒。据当地的老年人讲,他们的祖先来自四川苍溪,在明末清初时期,碧口水运非常发达,成都、重庆、上海的日用品火柴、煤油、食盐、布匹、水烟等都要用大船运送到碧口、玉垒关等地,再用骡马商队运送到西安、汉中、兰州、西宁。西北出产的纹党、花椒、核桃、木材等土特产要用船只运送到成都、重庆、上海。碧口地区繁荣的水运带来了浓浓的商业发展气息,船夫、纤夫、脚夫……餐馆、住宿、茶馆、戏楼……不同身份的人员在往来,不同种类的行业在浸入。

24.jpg

  无数的四川人逆水而上在嘉陵江、白龙江当船夫,或拉纤为生,一个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散落到碧口、玉垒、范坝、店坝等地区的山山岭岭,娶妻生子,繁衍生息。

  如今,岁月的磨砺,拉纤的小伙子已追寻不到他们的影子,石板房、古村落却留下了永久的记忆。

DSCF7641-.jpg

 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。在崇尚自然、敬畏大自然的今天,石板房的主人住进了新家园,古村落的乡亲走上了小康路。

DSCF7747-.jpg

  但石板房依然讲着故事,古村落仍在倾诉着乡愁,这乡音、乡情、根脉不能丢,一个石头、一轮石磨、一间石板房都是故事,是子孙儿女追寻的根,是熠熠生辉不灭的传承。

张军民.png

  作者:张军民,男,文县人,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、中国电信集团摄影协会会员、甘肃省摄影家协会理事、甘肃省现代摄影学会理事、陇南市摄影家协会主席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